反对派煽动 港大激进分子发起“黑衣游行”

 企业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6

港大校友、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表示,如果有人想穿黑衣,他们可以去做。但他强调,港大校委会否决陈文敏任命,是合符程序的安排,“既然有校委会这个组织,它自然有它的存在价值和作用。”校委会不是一个橡皮图章,因此不一定要接受物色委员会的推荐。如果说校委会没有权力否决,那是一个程序上的设计是否符合逻辑的问题。

刘乃强:校委会有权否决推荐

批泄密令校委难再畅所欲言

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蔡毅认为,港大教职员有表达个人意见的权利,他会尊重他们参与“黑衣游行”,但同时,校委会否决陈文敏任命的决定也应受到尊重,因为港大校委会是一个正常人事遴选的程序,而校委会的架构组成都是根据传统,这个制度沿用多年,有它的好处。既然候选人未符合要求,为港大未来着想,理应否决。

黄均瑜:借游行施压无助解决问题

蔡毅:教职员应尊重校委会决定

他并再次谴责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的泄密行为。他指出,校委会会议的内容是受到保密条例保障的,只有在公众知情权大于保密规定时,才可以作为泄密的理由,否则就应遵守保密协议。例如美国特工斯诺登,是因为美国建造监视机器摧毁私隐,属于国际重大公众利益,但港大校委会否决陈文敏升职,并不涉及重大公众利益,而是港大的内部事宜。冯敬恩泄密是不正当、不可取的,只会令港大越来越政治化,日后校委开会时难以再畅所欲言,怕被秋后算账。

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认为,校委会在处理副校长职位遴选一事上,是按制度及既定程序作出决定,现在部分师生欲借游行向校委会施压,却无助解决问题,只会为港大带来更多争拗,影响港大的长远利益,“师生有表达意见的自由,但不能因为你不满意校委会的决定,就要推翻原先的决定,然后不停地挑战这些决定,这样下去,最终对港大及社会都不是好现象。”

港大旧生、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昨日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,不支持今日的“黑衣游行”。他指出,港大的人事任命是港大内部的事情,理应通过内部程序解决,如举行内部辩论,或去信校委会及校长,清楚说明不同意否决的理由。现在发起游行,是利用公众眼球,将否决一事上纲上线,向校委会及校长施加政治压力,只会令校委会“绑手绑脚”,将来难以作出合理决定。

他续说,否决候选人,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。校委会成员都是从港大利益出发,期望港大能聘用最合适的人出任副校长。陈文敏可能与“占领”行动有关,也有人怀疑他的资金来源有问题,或涉及“黑金捐款”,在这情况下,陈文敏或会让港大蒙上不白之冤,故不能说否决陈文敏任命的决定是不合理的。

据香港文汇报报道:港大校委会按程序否决港大前法律学院院长陈文敏出任副校长,反对派连日兴风作浪,有少数激进的港大师生更于今日(6日)在校内发起所谓的“黑衣游行”,呼吁校内师生“要扞卫院校及学术自主”云云。来自教育界及法律界人士昨日坦言,此举旨在向校委会施压,只会为港大带来更多争拗,影响该校的长远利益,呼吁师生要理性处理问题。

简松年:利用公众眼球上纲上线

解读新闻热点、呈现敏感事件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凤凰网微信,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
他并以猎头公司比喻物色委员会,猎头公司找的应征者,雇主也有权不聘用。校委会有权否决物色委员会决定,是人事招聘程序的常识,又质疑物色委员会何以只提供一个副校候选人供校委会讨论。“全世界有很多人才,没有理由只得一个候选人。”